咨询服务:400-668-3030
票务预订:010-84239139(8:00-20:00)

煤炭业最困难时期:亏损面超8成

发布时间:2015-04-29 来源:

这是中国煤炭行业最困难的时期:需求低迷,产能过剩,行业亏损面超8成。价格和销量双双下滑,就连以往风光无限的大公司也嚷嚷着要减产。

  同花顺提供的数据显示,很多煤炭类上市公司煤炭存货很高,去年年报显示,中煤能源,神火股份,西山煤电,平煤股份年末分别为87.7亿元,37.5亿元,25亿元,12.7亿元。与此同时,最近三年来,动力煤的价格每年都要下一个台阶。根据业内人士提供的数据,动力煤价格2013年跌破了600元/吨,2014年跌破500元/吨,而2015年可能跌破400元/吨。

  虽然存货高企,动力煤价格每年下一个台阶,但记者发现很多上市的煤企未对煤炭类存货计提或未新增计提跌价准备。

  不计提或为粉饰报表

  新京报记者统计了A股上市的29家煤炭开采及焦炭加工企业的2014年年报,发现有10家企业在煤炭价格一路下跌的情况下,对煤炭存货未计提或未新增计提跌价准备,存在虚增利润的嫌疑。

  阳泉煤业2014年年报中存货账面余额8.3674亿,原材料、库存商品分别为1.16亿、7.21亿,不过公司未对原材料新增计提跌价准备,对库存商品还把之前计提的跌价准备转回了。

  露天煤业在2014年年报中存货账面余额3.62亿元,其中原材料、库存商品分别为3.49亿元、1232.5万元,公司未对原材料新增计提。

  靖远煤电2014年年报中存货账面余额为3.66亿元,其中原材料、库存商品、低值易耗品、发出商品分别为4926.9万元、2.83亿元、34.57万元、3339.23万元,公司同样未对原材料新增计提,对其他类型存货未计提。

  针对上述数据,一位煤炭业总会计师对新京报记者解释四种原因。

  一是煤炭存货可能占整个资产的比重比较小;二是原来的存货没有跌价,经过计算处理还有可能增值;三是经过实际判断确认不会跌价;四是想让报表好看一些,煤炭行业形势不好的情况下,确有粉饰报表的可能。

  招商证券一位分析师提供给记者一份动力煤价格的数据显示,最近三年来,动力煤价格每年都要下一个台阶。动力煤价格2013年跌破了600元/吨,2014年跌破500元/吨,而2015年很可能跌破400元/吨。

  上述招商证券分析师称,目前的煤价已经降到2007年以来的最低点,但由于产能过剩的矛盾突出,仍会继续下跌。

  在价格持续下跌时,未计提或未新增计提是否存在虚增利润的可能,上述总会计师做了进一步解释。

  一般公司都是为了想让报表好看一些,所以可能存在未计提情况。但如果存货占总资产的比重不是很大的话,问题可能不是很大。大环境不断下行,公司却不计提或不新增计提存货跌价准备,这样的会计处理确实有些激进,存虚增利润嫌疑。

10家公司中仅三家利润增长

  新京报记者统计了上述10家上市煤炭企业的净利润,发现仅三家在2014年实现了净利润的正增长,分别为宝泰隆(16.05,0.380,2.43%)、郑州煤电(8.32,0.210,2.59%)及陕西黑猫(18.14,-0.780,-4.12%)。

而其他7家业绩下滑的公司中,平煤股份(7.49,-0.330,-4.22%)在10家总业绩下滑最严重的,归属母公司净利1.99亿元,下降70.2%。

  海通证券(28.78,-0.280,-0.96%)对其年报点评说,平煤股份在去年年报中提到,鉴于当前煤炭形势,预计2015年公司煤炭业务会亏损,但目前公司公告变更了会计计提标准。职工教育经费提取比例从职工工资总额的2%调整到1.5%;住房公积金缴存比例由工资总额12%调整为5%;企业年金由工资总额的2%缴存调整为暂停缴存。

  海通证券认为,受此会计政策调整影响,平煤股份将增加公司2015年利润总额4.27亿元,这将对冲煤炭业务的不景气。

  海通证券研报中提到,因煤炭市场至今未有起色,预计平煤股份盈利仍将面临较大压力。

  煤炭行业寒冬难破

  对于处于“寒冬期”的中国煤炭业来说,2015年形势更严峻。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发布的《2014年中国煤炭工业改革发展情况通报》显示,2014年前11个月全国煤炭产量35.2亿吨,同比下降2.1%,预计全年产量同比减少2.5%左右,是自2000年以来的首次下降。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姜智敏公开表示,2015年以来,煤炭经济运行面临的困难更多,形势更加严峻。

  姜智敏称,2015年前两个月,协会重点联系的90家大型企业亏损131亿元(去年同期利润112亿元),亏损面80%以上(只有19家企业有利润),减发工资、欠发工资的现象越来越多,且这种煤炭经济低位运行态势短期难以改变。

  一煤炭企业的总会计师甚至表示,寒冬可能引发安全问题。

  煤炭用量少、产能过剩,很难进行产业结构调整。带来新问题中最重要的是安全事故越来越多,最近山西大同煤矿的透水事故可以作为警示。上述总会计师说道。

  “因为企业在效益不好的情况下,首先保证的是自身生产成本不要太高,安全投入上就会少,可能会带来一系列问题。”上述总会计师说,虽然国家出了一系列政策,包括限制产能、限制降价,都是一些相对比较软的政策。

  4月23日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和创绿中心最新研究报告《中国能源转型和煤炭消费总量控制下的金融政策研究》中披露的一份数据同样不乐观。

  2008年1月-2014年3月的六年间,包括五大商业银行在内的16家上市银行向A股168家上市涉煤企业累计发放55080亿元人民币的贷款。而近两年煤炭经济下行态势持续,目前煤企亏损面在80%以上,银行信贷资产违约风险激增。

摘自:中国煤炭网(4.29)

相关信息